自己从从初一就每逢假期便上补习班

作者: 电工电气

寒假刚刚开始,兰州理工大学附属中学的初二学生林泽晟和同班同学张笑瑞又开始了在校外补课的日子。林泽晟23日告诉记者,自己从从初一就每逢假期便上补习班,“这次寒假,我又报了语文、数学、物理、英语四个校外补习班。”对此,他表示既“反感”又“不得不去”。

近年来,内地学生“因升学压力大,假期补习的争议”频繁传出。此前,湖北、北京、重庆等地更有高考[微博]生齐撕书抗议补课演绎“六月飞雪”。然而,家长[微博]的普遍心理是“别无选择”,理由是:虽然收效甚微,但还得补课,升学就看成绩,不补就有可能退步,补了至少还有进步的可能性。

兰州市教育局近日下发通知,规定除高三年级外,其他年级不得以任何形式利用寒假举办各种面向学校的补习班、辅导班、提高班等。

22日,记者走访兰州多家学生补习班时发现,这类补习班大多在不足十平方米的教室里,20多个位子座无虚席。这些培训机构多半以“提分快”、“个性化辅导”等字眼吸引学生和家长。

兰州某外语培训学校的田云介绍,补习班有很多形式,包括一对一辅导、全托班、尖子班等。普通大班的价格按两小时一节课计算,大概需要150元到400元不等。而某些全托班、一对一的班次培训费用高达万元左右。“目前寒假上课的人数比较火爆,平时100人报名的班,寒假班已经超过两百多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受升学和周围竞争的压力,很多学生尤其是毕业班学生都选择到校外进行补习,上万元的补习费也屡见不鲜。兰州外国语高中学生卫路易今年高三,他告诉记者,毕业班只放10天假,但他还在校外上数学补习班,“现在升学压力大,班里很多同学都在外面报补习班。”

此外,除培训班外,兰州家教市场也较为火爆。大学生尹瑞目前是两个中学生的家教老师,他介绍,有些学校为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提前放假,但由于家长都还在工作,把孩子送到课外辅导班或者兴趣班成为首选。与此同时,不去补习班的孩子,也是把有经验的老师请到家里。

出租车司机蔡先生的儿子即将参加高考。“我身边很多朋友的孩子也报补习班,虽然花费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但是只要能提升孩子的成绩就可以。”

然而,大多学生也是“敢怒不敢言”。兰州三中高二年级的小芮就在自己的微信上写上了这样一句话:“假期是用来休息的吗?从来都不是!我的假期从来都是用来补课的。”

甘肃心理咨询师学会副会长莫兴邦2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目前培训市场良莠不齐,很多培训机构的老师都是在校老师兼职,而且培训质量无法得到有效监督,然而由于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不得不将孩子送到各种类型的培训班里。“对中小学培训市场的监管还需加强。此外,应该呼吁学校、社会、家长给学生营造一个轻松愉快的寒假,鼓励孩子除做寒假作业外,多参加一些如旅游、运动等活动,释放孩子的天性,增长他们的见识。”他说。(完)

中新网兰州1月23日电 (王军)

本文由澳门葡萄京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